首页 >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50元选3件
¥ 28
请选择商品信息 ×
京东自营配送 99元免基础运费
库存1000件
数量不能超过商品库存数
  • 服务承诺:
  • 京东优选
  • 正品保证
  • 极速发货
  • 99元免基础运费
支付方式
  • 支付宝支付
  • 微信支付
  • 网银支付
  • 财付通支付
  • 品牌:悦读纪
  •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 ISBN:9787539986425
  • 语言:中文
  • 作者:总攻大人
  • 包装:平装
  • 页数:323
  • 出版时间:2015-09-01
  • 印次:1
  • 印刷时间:2015-09-01
  • 中国法分类号:I247.5
  • 用纸:轻型纸
  • 字数:200000
  • 条形码:9787539986425
  • 主题词:长篇小说-中国-当代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他来自万众瞩目的豪门世家,神秘优雅、腹黑深沉,是所有女人趋之若鹜的对象。
  她是娱乐圈新晋人气王,绯闻缠身,看似轻佻高傲,却坚韧不拔,有着让人着魔的魅力。
  飞机上,男神的钢笔掉在了天后红高跟的旁边,就这样,故事开始了……
  可她本是气势汹汹、复仇而来,为什么结果却被他吃干抹净?
  厉净凉,我要是真的爱上你怎么办?
  一本甜宠到骨子里的文。
  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爱付出。
  晋江年度极具口碑的热门经典娱乐圈文!
  ◆晋江金牌推荐高积分娱乐圈甜文,365,400人互推,超1,300,000次阅读,让20,000人心醉神迷的言情甜坑,万千读者期待的万字番外揭幕。
  ◆精彩!从精英云集的华尔街归来的风投男神,从娱乐圈摸爬滚打熬出头的新晋天后,感动人心的娱乐圈CP组合。
  她本是为复仇而来。父亲和小三结婚,母亲一蹶不振早早去世,她沦为乞丐,险些毁容。多年后,她带着耀眼的光环,终于能够站到靠近总裁渣爹的位置,开启自己的复仇计划……他原本是她计划中的一部分,不料却陷入他撒下的天罗地网中。
  她说他是世界给她好的奖品,但她又哪里知道,她此刻的睡颜,便是他的全世界。
  ◆她说,我不会哭,从我踏进这个圈子的第一天我就告诉自己不能哭,再糟糕的人和事都不能让我哭,因为我知道自己没人疼没人爱。我很了解,这个圈子里根本没有所谓的公平,这个圈子就是如果我今天不能打败别人,我就要想办法不被别人打倒。
  ◆【对话一】
  夏璇:你当我是什么?想起来了就玩玩,涉及到你的利益就丢到一边儿,我是你的玩物吗?
  厉净凉:你不是我的玩物,我倒是快成你的玩物了。
  ◆【对话二】
  夏璇:其实我们都很清楚,我们永远不可能真的在一起,我们相差的东西太多。
  厉净凉:你不能自己消失之后,还要求我一直记得你。你心里我是如何的软弱无能,才会仅仅是一个女人的退缩就让我所有的布局付之东流?夏璇,对于你来说——我始终只是个外人。
  不,不是的,厉净凉,我要是真的爱上你怎么办?
  ◆关键词:娱乐圈豪门世家御姐女王霸道总裁
  精彩感人番外+涂鸦王国大神亲绘超美海报+书签


 

内页插图
内容简介

  夏璇就是别人口中那种典型的“坏女人”,个高腰细、长得妖艳漂亮,整天变着法琢磨着怎么抢了老板女儿的男朋友。
  虽然那位先生英俊潇洒腰缠万贯,但挖老板女儿的墙脚是不是胆子太大了点?
  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她和那位先生,到底是谁给谁挖了个坑?
  飞机上,她美目盼兮,浅笑盈盈,看着那位先生的钢笔滚落到她的高跟鞋边……看,阴谋开始了!
  可她本是气势汹汹、复仇而来,为什么最后却被他吃干抹净?
  厉净凉,我要是真的爱上你怎么办?
  一本甜宠到骨子里的文。

目录

第一章  心“净”自然“凉”
第二章  别有用心
第三章  陪我对台词吧,亲爱的
第四章  正义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第五章  温柔乡,英雄冢
第六章  满口谎言的女人
第七章  让人心如死灰的快乐
第八章  黑夜将尽,来日可期
第九章  夏璇,你跑不掉的
第十章  伴侣不能用来还人情
第十一章  将他的精英形象拉下神坛
第十二章  人生在世一场戏
第十三章  专情与顾家,让他充满魅力
第十四章  她的睡颜,便是他的全世界
第十五章  愿岁月永远停留在这里
番外一  零零碎碎小时光
番外二  不为人知小故事

精彩书摘

  第一章 心“净”“自然”“凉”“
  江城国际机场T2航站楼外,一群拿着礼物和海报的年轻男女簇拥着一名身材火辣、戴着墨镜的年轻女人朝外走,他们热情地欢呼”“夏璇”“这个属于她的名字,她本人也非常亲切地与他们交谈、合影。
  她的助理和经纪人虽然不太满意这蜗牛般的前进速度,但也都没说什么。
  临近门口时,粉丝们渐渐安静了下来,得以喘息的夏璇压低了帽檐,透过墨镜望向比她先一步走出机场口的几个男人。
  穿着清一色黑西装的男人们跟在一个身材修长挺拔、身着深蓝色手工西装的男人身边,低头与他交谈着什么。从背后看,他宽肩窄腰、英俊迷人,腰线被剪裁得体的西装勾勒得纤细性感,侧首时,脸部那优美的线条透露了他的正脸该是多么清俊。
  或许是感受到了夏璇的目光,他若有所思地望了过来,架在鼻子上的无框眼镜后是一双修长美丽的丹凤眼,黑白分明的眸子里蕴藏着淡淡的情绪。他只看了她一眼便收回视线,下属拉开门后,他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夏璇心里咯噔一下,心情略有些低沉,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无非就是两种可能:一是她高估了自己的魅力,二是她低估了这个男人的深度。不管是哪一种可能,都代表她之前在飞机上做的事全成了无用功。
  时间回到两个小时前,在从纽约飞回江城的飞机头等舱中,夏璇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被墨镜遮挡的眼睛可以很好地观察坐在她旁边的男人。
  他喝着颜色淡淡的茶,看着全英文的《华尔街日报》,被茶水滋润了的薄唇泛着莹润的光泽,专注认真的眼神令人着迷。
  这样一个出自名门世家、风度斐然的男人竟然愿意和叶铭心那个丫头订婚,真不知道看上了她的什么……喜欢她嚣张跋扈不把人当人?还是喜欢她挥霍无度毫无内涵可言?算了,自己似乎太暴躁了,人家不过是比自己幸运而已,有那么个便宜爹从小到大宠着,哪像自己……
  夏璇轻轻地笑了一声,打算去一趟洗手间,但身边男人刚从西装口袋抽出的钢笔忽然掉在了地上,慢慢滚到了她的脚边。
  红色的细高跟,漂亮白皙的脚,修长完美的腿,黑色昂贵的钢笔,多么诱人的搭配……
  夏璇不假思索地弯腰捡起那根笔--几乎与那个男人同一时间。两人的手微妙地碰到一起,他侧眼看她,她因为弯着腰,领口本来就低的裙子彻底失去了遮掩功能,他可以清晰地看见她裙子内美妙的风光。
  时间似乎停滞在了这一刻,之后先有动作的是那个男人,他用骨节分明白皙如玉的手指轻轻分开她的手,接过已经捡起来的钢笔,随后直起身,朝她略略点头,彬彬有礼。
  夏璇直起身靠到椅背上,慢条斯理地打量着他,这次她是光明正大的。
  她认识这个男人,他应该也认识她,倒不是她觉得自己多有名气,而是他的公司投资的一个互联网品牌就是她代言的,身为股东,他认识她是肯定的。自从她签约了新东家华夏娱乐,几乎每天都会在公司听到老板叶昕的女儿在那儿宣传她的未婚夫,据说是她家里给她介绍的,也亏得她有那么一位本事不小的继父,不然怎么遇得见这样的男人?
  厉净凉,夏璇在心里默念着这三个字,望着男人的眼神又深邃了些。果然,百闻不如一见,年纪轻轻大权在握的风投大鳄气质就是好,举手投足间都带着浓郁的男性魅力,那荷尔蒙,整个头等舱的人恐怕都快招架不住了。
  想到自己的目的与过去,夏璇慢慢抬手摘掉了墨镜,离开舱室去了洗手间。她生得漂亮,走到哪里都是被人瞩目的焦点,在飞机上也不例外。她只走了这么一圈,全飞机的人就已经都知道了新晋大明星夏璇在飞机上。
  当她回到座位上时,厉净凉已经不看报纸了,他靠在椅背上,手臂搭着扶手,手指有节奏地点着,像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
  感觉到身边有人落座,他侧脸望过来,白皙清俊的脸上挂着浅淡禁欲的笑,透着一股浓浓的变态气息。
  夏璇从容地坐下,落落大方地打招呼:““厉先生,久仰。”“
  厉净凉抬起好看的手指,轻轻推了一下眼镜,上下扫视她一眼,终于开口说了代表两人所有交集开始的第一个词:““幸会。”“他一笑,弧度很小,谈不上热情,甚至有几分冷淡,却愈发显得风流倜傥。
  夏璇的心跳了一下,这让她稍稍一怔,有点不可思议,大概是没想到自己这颗心居然还会为男人而跳动。不过,她很快便恢复了正常,又是那个进退得当、矜持有度的她了。
  厉净凉并没有错过她表情的变化,他情绪内敛,向来没几个人能看出他的真实想法,此刻也是一样。他收回视线,闭目养神,飞机快要降落了。
  夏璇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浪费她费了好大力气才安排下来的一场偶遇?
  她未语先笑,整个舱室似乎都因为她的笑变得更明亮了。
  ““厉先生,打扰您休息,很抱歉,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不当讲。”“她的声音很好听,软软糯糯,男人听了没一个不心痒的。
  厉净凉睁开眼,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她,他虽没有回答,但沉默也有一种含义--默许。
  ““能跟您要一张名片吗?”“
  她好像有点害羞,说完就垂下了眼,双手紧张地交握着,那含羞带怯的模样落在眼里,连他也不得不感叹一句:好一个名副其实的绝代佳人!
  厉净凉的嘴角始终向上翘着,淡淡的笑容里闪动着难懂的阴影,他抬手从西装里侧口袋取出名片夹,优雅地弹开,两根手指夹着一张名片,漫不经心地递给了她。
  夏璇心里激动了一下,面上却不显分毫,双手捧着想接过来,可就在她要接住的一刹那,他又夹着名片稍稍挪开了一点。
  夏璇不解地望去,勾人的桃花眼里带着单纯的好奇,厉净凉就那么停滞了几秒钟,忽然又拿出了那根让两人第一次正视对方的钢笔,在名片背面写下一串数字。
  ““打这个。”“
  重新递过去的名片上还带着属于他的淡雅香味,他的香水很好闻,有着蛊惑人心的力量。
  夏璇好像有点紧张,连眨了好几下眼,之后一脸珍惜地接过来放进随身的手包里。
  厉净凉脸上的笑意加深,仿佛看破了她一切的伪装,他做出方才那些举动,似乎只是为了看看她到底想搞什么鬼。
  ““以前总听人说你演技不好,现在看来,倒也不差。”“他似笑非笑地说完后便转开头,不再有任何交谈的意向,夏璇有点纳闷,却没了寻求解释的机会。
  什么玩意儿?难不成他看出了自己别有用心?还是自己心里有鬼才会那么想?
  一直到飞机降落,两人都没有再对话,下飞机时也是一前一后,毫无交集,最后就出现了开头那一幕,厉净凉头也不回地离去,仿佛她只是个陌生人。
  夏璇默默咬牙,在心里将”“机场门口相视一笑”“这一幕画上红线,低头跨上来接她的车。
  第二天,她在飞机上接了厉净凉名片的事就上了头条,这也多亏了她没有任何遮掩地在飞机里走了一圈。此消息一出,叶铭心一大早就开车堵到了她家楼下,正好遇到来夏璇家里做采访的记者,作为厉净凉的正牌未婚妻,她立刻向夏璇表达了自己的震怒,连记者都惊呆了。
  这姑娘真是不嫌事儿大,这种泼妇骂街的丑态传出去,恐怕舆论都会一边倒向夏璇。一方面是美人效应,另一方面嘛,毕竟只是一张递名片的照片,连新闻上都只说是”“偶遇”“,是正常交际,若真熟悉的话还需要递名片吗?而这便让她摆出兴师问罪的妒妇架势,还狠爆女方黑料,且不论说真假,就这用力过猛的样儿,有理也变成没理了,万事最怕做过头啊!
  夏璇从楼上的窗户朝下看了看,抓了抓头发,回床上继续睡。
  另一边,写字楼顶层的办公室里,厉净凉看着手里的报纸,上面的照片应该是头等舱的其他乘客拍的,在他的后方角落,他吩咐了身边的助理水修齐后,拿开报纸,看另一份资料。
  资料扉页是夏璇的一张巨幅写真,漂亮的女人怎么看都不会惹人讨厌,只是这位新晋女星的发展道路有点复杂,黑料不少,除了非科班出身,演技糟糕,就是靠潜规则拿片约等。资料的最后一页,是夏璇和知名男演员云若舟的绯闻,他们合作了她的第一部戏,那时候她还在读大学。
  厉净凉轻挑眉峰,把资料放到一边,对站在身边的下属说:““去打电话约叶小姐吃个饭,她差不多也该跟记者爆完料了。”“
  水修齐闻言立刻去打电话了,并没听见老板接下去形容叶铭心的三个字:““猪脑子。”“
  夏璇再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叶铭心和记者都不见了,她收到经纪人的短信,说把采访时间延后了,但叶铭心呢?她居然也走了?这不像她的风格,按理说她至少会上来和她打上一架的,难不成是叶昕让人带她回去了?
  这不是没有可能,她的新老板叶昕、华夏娱乐的头儿、叶铭心的继父,对这个继女可宝贝着呢,比对亲生女儿都亲,这才把她惯成这副唯我独尊的德行。
  夏璇咬了咬下唇,双手紧握成拳。没事儿,慢慢来,一次不行还有下次,不就多一个后爹嘛!
  爹她是抢不回来了,但她可以抢她未婚夫!
  堵门事件的第二天,夏璇在家中接受了媒体的采访,这次回江城,除为了那个男人,就是为了参加一档非常火爆的大型明星恋爱真人秀节目《假装情侣》第二季。
  为了制造噱头和保证可看性,节目开始播出之前,节目组并没有确定哪些人会参加,只是给出了一份名单,人员会在这里面挑选。对此,夏璇很有把握,但在记者问她是否真的会出演时,她没有说得太肯定,中国人讲究谦虚,表现得太强势反而不讨喜。
  录完采访之后她有一天的空闲时间,她睡到了自然醒,起床时已经差不多中午了。她化了淡妆,戴上墨镜、帽子和口罩,穿了条蓝色的长裙,拿着遮阳伞便出门了。
  今天她打算逛逛街,然后在外面吃饭--虽然自从红了之后走在街上常会被认出来,却也还没红到不能正常生活的地步。
  江城是她的老家,她对这儿很熟悉,但也的确很久没回来了。这些年为了梦想一直在外面奔波和努力,等到终于能够心平气和地站在这座城市里时,这里已经大变样了。
  江城是历史古城,这里的弄堂比较出名,这座城市现在虽然高度发达,但很多有特色的场所都在弄堂里。
  中午她打算吃一回地地道道的家乡菜,所以将车子停得远了些,步行进了一条弄堂,在里面穿来穿去,寻找记忆里的那家店。
  走着走着,她的手机忽然响了,拿出来一看,是经纪人许格菲打来的,她抬眼一瞥,走进另一条弄堂,单手环胸,漫不经心地接起电话。
  ““菲姐,”“她轻声道,”“有事?我今天休假。”“
  许格菲淡淡地道:““休假就不能打电话给你了?”“
  ““当然能,有什么吩咐?”“她的声音特别柔和。
  ““你之前不是托我问问节目组到底定了哪几个男嘉宾吗,”“许格菲说,”“我找人问了,那边嘴巴特别严,没什么有价值的结果,不过我觉得你完全可以放心,以云若舟那咖位,是绝对不会来参加这种真人秀节目的。”“
  ““我也这么觉得,不来最好。”“
  想想也是,拿国际大奖拿到手软的影帝怎么可能自降身价跑来参加电视节目?云若舟出道那么久,不管电影宣传多么需要他,他也都没参加过任何电视节目,这次虽然名单上有他,估计也只是为了博眼球和曝光率,否则那得多贵呀!
  夏璇心里踏实了,语调都带起了笑意:““谢谢你了菲姐,改天请你吃顿好的。”“
  许格菲严肃地说:““你少给我惹点事我就阿弥陀佛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记得节制,明天还得上镜,别把脸吃肿了!”“
  夏璇连连应下。
  ““对了,昨天你在飞机上到底想干吗?蚂蚁也没拦着你?我不就早回来了一天,你就给我出状况。”“
  蚂蚁是夏璇的男助理,想起飞机上那一幕,她的好心情稍稍差了些,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没什么,中午了,你先吃饭吧,我也去吃饭了。”“
  许格菲不吃这套:““我告诉你啊夏璇,你别以为自己多厉害,你可别去招惹厉净凉,你玩不起知道吗?”“
  ““我没觉得自己厉害,也没想玩儿。”“夏璇耐心地说着,感觉身后有车子过来,想给对方让个路,可弄堂很窄,她要是想让路就得贴墙根儿了,太不文明。
  许格菲并不知道这边的状况,直言道:““没觉得厉害你跟他要什么名片?你就算再给我弄一回云若舟那事儿我也认了,只要你别招惹那祖宗。”“
  上次因为和云若舟闹绯闻,夏璇被男神粉黑得很惨,不但被大骂借机炒作、演技差,甚至还说她是和导演潜规则后才被选中的。
  想起来也挺无奈的,所幸也不全是坏事,至少她真的因为云若舟出了名,算因祸得福了。
  ““知道了,干吗提云若舟?”“夏璇扯了扯嘴角说,”“而且我为什么不能找厉净凉?男未婚女未嫁,找他不行吗?”“
  ““你睡醒了吗?”“许格菲奇道,”“厉净凉都订婚了,是你新老板的闺女的未婚夫,你会不知道?而且我很早之前就告诉过你,没我的同意不准谈恋爱。”“
  ““那我要怎么办?”“夏璇听人提起叶铭心就窝火,干脆站在原地与许格菲说:““难道我非得一个人逛街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承受一切吗?”“
  许格菲沉默了,过了很久才疲惫地说:““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我没事了。”“说完就挂了。
  道歉的话在嘴边,夏璇却说不出来,她看了好一会儿手机,塞进了背包,额角突突直跳。
  忽然,她想起身后还有车子,这一分神就站在这儿半天没走,车主居然没按喇叭催,简直太稀奇了。
  她忍不住回头去看,价值不菲的黑色轿车安静地停在她身后,驾驶座上坐着一个她再熟悉不过的人,她曾无数次翻看、研究他的资料,这人正是厉净凉。
  前面的人这么没眼色地挡着,他居然可以那么淡定地等着,这素质真不是盖的,这一点太拉好感度了。
  回过头快步走向弄堂口,那边就是一条饮食街,江城的百年老店都开在那里,很多有钱人都到这里吃饭,他会出现在这里也很正常。
  走到了巷子口,让开位置,夏璇已经做好了和他说话的准备,谁知他的车子就那么轻轻擦过她身边,毫不留恋地开走了。
  夏璇摘掉墨镜,瞪着那辆豪车的背影,忍不住跺了跺脚,该死!
  也许他只是没认出她?她包得那么严实,他们又不熟,他认不出来也很正常。
  这样的自我安慰虽然有点自欺欺人,可也就它能让夏璇好受一些。她重新戴上墨镜,跨过马路去找中午吃饭的地方,找到之后便去了楼上--她早就订好了位置。
  走去包间的路上,夏璇摘掉了口罩和墨镜,她路过的一间雅间半掩着门,随意一瞥,竟然见到叶铭心正从里面往外走,见到她后脸色瞬间就不好看了。
  ““是你?”“叶铭心冷笑着说,”“真是出门没看皇历,居然跟你在一个地方吃饭。你出现在这里,还路过我的包间,该不会是早有预谋吧?”“
  夏璇瞧着她火冒三丈、隐忍得额头发汗的模样,稍稍侧首朝雅间里看了看,看见了端坐在里侧椅子上的厉净凉。
  他眼神漠然地看了她一眼便收回了视线,那种漠视让人咽不下气儿,于是她敛起笑容,对正在擦拭额头薄汗的叶铭心说:““叶小姐,心净自然凉。”“
  叶铭心皱皱眉,”“贱人”“这两个字几乎脱口而出,但想起父亲的嘱托和坐在雅间里的厉净凉,她硬生生忍住了。
  ……

前言/序言

本商品由京东优选负责发货
工商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