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父 三部曲典藏版(套装共3册)

教父 三部曲典藏版(套装共3册)

每满100元,可减30元现金
¥ 116.1
请选择商品信息 ×
京东自营配送 99元免基础运费
库存1000件
数量不能超过商品库存数
  • 服务承诺:
  • 爱奇艺电商
  • 品质优选
  • 正品保证
  • 极速发货
  • 99元免基础运费
支付方式
  • 支付宝支付
  • 微信支付
  • 网银支付
  • 财付通支付
  • 品牌:读客
  •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 ISBN:11427338
  • 外文书名:The Godfather,The Sicilian,The Last Don
  • 作者:马里奥·普佐
  • 译者:姚向辉,祁阿红,依廉
  • 包装:平装
  • 页数:1472
  • 出版时间:2016-10-01
  • 印次:1
  • 印刷时间:2014-04-01
  • 中国法分类号:I712.45
  • 用纸:胶版纸
  • 条形码:11427338
  • 主题词:长篇小说-美国-现代

产品特色






编辑推荐

◆全新译本,一字未删,完整还原教父每句话的智慧、每个动作的深意。

◆出版以来销量迅猛破两千万册,成为出版史上的奇迹。

◆《教父》是男人的哲学,是智慧的总和,是一切问题的答案。

◆同名电影《教父》三部曲被誉为史上尤为伟大的电影,获得九项奥斯卡大奖。

◆“教父”被评为“影史上伟大的角色”。

◆参与了三部《教父》电影剧本创作的普佐则两次获得奥斯卡编剧奖。

◆教父的世界里,友谊,是通行的货币;忠诚,是上好的礼物;缄默,是必守的规则。他藐视一切价值,不给警告,不虚张声势,不留余地。教父,就是自己的上帝。

内页插图
内容简介

  《教父》:
  教父的世界里,友谊,是通行的货币;忠诚,是较好的礼物。
  他藐视一切价值,不给警告,不虚张声势,不留余地。
  教父,就是自己的上帝。

  《教父Ⅱ:西西里人》:
  黑手党的故土,教父的阴谋还在继续,你死我亡的较量正在上演。
  他们是极有权势的男人、势均力敌的统治者。他们是浪漫的情人、勇猛的战士、忠诚的朋友。
  他们,是西西里人。

  《教父Ⅲ: 最后的教父》:
  他是 最后的教父,是地下世界的统治者。
  谁也无法揣测教父 最后的阴谋,谁都无法阻挡家族的野心。
  没有正义,只有胜利。

目录

《教父》

《教父Ⅱ:西西里人》
第一部/1
1950年,迈克尔·科里昂
第二部/37
1943年,图里·吉里安诺
第三部/223
1950年,迈克尔·科里昂
第四部/247
1947年,唐·克罗切
第五部/347
1950年,图里·吉里安诺
1950年,迈克尔·科里昂


《教父Ⅲ:最后的教父》
序幕/1
1965年,科沃格
第一部/17
1900年,好莱坞
拉斯维加斯
第二部/59
克莱里库奇奥家族
皮皮·德·莱纳
第三部/105
克劳迪娅·德·莱纳
第四部/173
克莱里库奇奥家族
克罗斯·德·莱纳
第五部/215
拉斯维加斯
好莱坞
科沃格
第六部/313
好莱坞式的死亡
第七部/459
桑塔迪奥家族之战
第八部/495
坚信礼
尾声/545
法国尼斯
科沃格

精彩书摘

  《教父》
  第一章
  亚美利哥·邦纳塞拉坐在纽约第三刑事法庭里,等待正义得到伸张,等待报应落在那两个家伙头上,他们企图玷污他的女儿,残忍地伤害了她。
  法官身材魁梧,他卷起黑袍的袖子,像是要动手惩罚站在法官席前的两个年轻人。他脸色冰冷,神情蔑视。可是,眼前这一切却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亚美利哥?邦纳塞拉感觉到了,此刻却还不理解。
  “你们就像最堕落的变态。”法官厉声说。对,就是,亚美利哥?邦纳塞拉心想。畜生,畜生。两个年轻男人留着油亮的平头,脸蛋刮得干干净净,装出虔诚悔悟的神情,顺从地垂着脑袋。
  法官继续道:“你们的表现活像丛林野兽,好在没有侵犯那可怜的姑娘,否则我一定关你们二十年大牢。”法官略一犹豫,一见难忘的粗眉底下,眼神朝脸色灰黄的亚美利哥?邦纳塞拉悄悄一闪,旋即望向面前的一叠鉴定报告。他皱起眉头,耸起肩膀,仿佛要压服油然而生的渴望。他重新开口。“不过,考虑到你们年纪尚小,没有犯罪记录,家庭体面,而法律的出发点不是报复,因此我判处你们入感化院改造三年,缓期执行。”
  要不是从事了四十年的殡葬行当,排山倒海而来的打击和仇恨肯定会爬上亚美利哥?邦纳塞拉的脸庞。漂亮的小女儿还在医院里,靠钢丝箍住断裂的下颚,两个小畜生居然要逍遥法外了?
  审判从头到尾就是一场闹剧。他望着快乐的父母围住爱子。天哪,他们现在多么快乐,居然满脸微笑。酸涩的黑色胆汁涌上喉咙,穿过紧咬的牙关满溢而出。邦纳塞拉取出胸袋里的白色亚麻手帕,按在嘴唇上。他站在那里,两个年轻人大踏步走下过道,狂妄而无所顾虑,笑嘻嘻的,甚至都没怎么看他。他望着他们走过,一言不发,用崭新的手帕压着嘴唇。他们的父母走近了,两对男女和他年龄相仿,但衣着更有美国风范。他们瞥了他一眼,虽说面露惭色,眼里却流露出得意洋洋的藐视。
  邦纳塞拉失去控制,探身对着过道大喊,嗓音嘶哑:“你们也会像我一样流泪!我要让你们流泪,就像你们的孩子让我流泪……”手帕举到了眼角。殿后的辩护律师把客户向前赶,父母紧紧围住两个年轻人,他们正沿着过道向回走,像是要去保护父母。大块头法警立刻堵住邦纳塞拉的那排座位。其实并没有这个必要。
  亚美利哥·邦纳塞拉定居美国多年,相信法律和秩序,因而事业兴旺。此时此刻,尽管恨得七窍生烟,买把枪杀了这两个人的念头仿佛要挣脱头骨,但邦纳塞拉还是扭头对仍在拼命理解情况的妻子解释说:“他们愚弄了我们。”他顿了顿,下定决心,不再害怕代价,“为了正义,我们必须去求唐·柯里昂。”

  《教父Ⅱ:西西里人》
  第一章
  迈克尔·科里昂站在巴勒莫港长长的木板码头上,目送那艘前往美国的大型远洋客轮起航。要不是父亲给了他新的指示,他此刻已随那艘大船启程了。
  他向来时乘坐的小渔船上的人挥手告别,那些人在过去几年中一直在保护他。小渔船冲开远洋轮的尾浪前行,就像一只勇敢地跟在妈妈身后游泳的小鸭。船上的人挥手回应,他今后不会再见到他们了。
  码头上一派繁忙。身穿宽大工作服、头戴工作帽的工人正忙着从船上卸货,然后装上开进长码头的卡车。这些人瘦长精干,鸭舌帽遮住了他们的面部轮廓,看上去不像意大利人,倒更像阿拉伯人。他们当中一些人将成为他的新保镖,在他见到唐·克罗切·马洛之前,他们要确保他的安全。马洛是“友中友”的龙头老大。尽管报纸和外界都称他们为“黑手党”,在西西里,人们却称他们“友中友”。西西里的平民百姓从来不使用“黑手党”这个词。他们从来不称唐·克罗切·马洛“龙头老大”,而是称他“善人”。
  在西西里两年的流亡生活中,迈克尔听到不少关于唐?克罗切的传闻,有的说得神乎其神,他简直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人。从父亲那里传来的指令非常明确:就在今天,他将与唐?克罗切共进午餐,他们两个人将安排意大利头号土匪萨尔瓦多?吉里安诺逃离西西里。如果带不走吉里安诺,迈克尔·科里昂就不能离开西西里。
  码头的另一端,离他顶多五十码的一条窄路上,停着一辆黑色大轿车。站在车前的三个人,在耀眼的光线中,就像是金色的幕墙上切出的三个黑色长条。迈克尔朝他们走去,接着停下来点燃一支香烟,审视着这座城市。
  巴勒莫位于一座死火山形成的碗状盆地的底部,三面环山,一面濒临波光粼粼的蓝色地中海。整个城市都沐浴着西西里岛正午的金色阳光。洒落在地面的阳光略泛红色,仿佛在诉说几个世纪以来发生在西西里的流血冲突。太阳给希腊神庙雄伟的大理石石柱、细长的穆斯林塔楼、精雕细刻的西班牙大教堂的正面都抹上了一层金色。在远处的山丘上,诺曼古城堡的垛口依稀可见。这些都是基督诞生前曾经统治西西里的残暴军队留下的。在古堡城墙的另一侧,圆锥形的山体紧紧环抱着有几分柔弱的巴勒莫市,仿佛一道绳索紧紧地绕在这座城市的脖子上,群山和城市好像都优雅地跪着。再往上,在蔚蓝的天空中,有数不清的小红隼鹰在振翅翱翔。
  迈克尔朝码头另一端等候他的三个人走去。每靠近一步,他们的身形和模样就变得越来越清晰。三人一字站开,拉大彼此间的距离,准备围上来迎接他。
  他们都了解迈克尔的底细:他是人在美国,但势力触及西西里岛的“教父”唐?科里昂的小儿子;他在处决一个科里昂家族的仇人的时候还杀死了纽约市的一名高级警官。由于这两起命案,他一直在西西里岛避风,过着流亡生活。现在终于有了“安排”。他准备重返故土,继续当科里昂家族的王储。他们打量着迈克尔,他步履轻快,略显疲惫,但十分警觉。他双颊凹陷,像个历经苦难和危险的人。他显然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迈克尔走出码头时,最先迎上来的是一位胖胖的牧师。此人头戴油腻的蝠形帽,身穿修士长袍,白色的袍领上沾满了西西里岛的红色沙尘,袍领托着的是一张肉墩墩的世俗面孔。
  他就是龙头老大唐?克罗切的胞弟本杰明诺?马洛神父。他举止腼腆虔诚,对名声在外的哥哥忠心耿耿,从不顾忌与魔鬼过从甚密。有些居心不良的人私下议论,说他把忏悔者的秘密都告诉了唐?克罗切。
  在与迈克尔握手时,本杰明诺神父的笑脸中透出几分紧张,可是看见迈克尔抿着嘴的善意微笑,他似乎很惊讶,也随之松了口气,因为这不像一个杀手的微笑。
  第二个人虽说客气,但缺乏热情。他是西西里所有警察的上司弗雷德里科·韦拉尔迪警督。这三个人中,只有他脸上没有丝毫欢迎的笑容。他身材瘦削,但衣着讲究,对一个公职人员来说,这种讲究有些奢侈。他冷峻湛蓝的双眼是远古诺曼征服者的遗传。韦拉尔迪警督不可能喜欢这个谋杀高级警官的美国人,迈克尔在西西里可没那么好的运气,韦拉尔迪的手握起来像刀刃。
  第三个人又高又壮,与那两个人站在一起显得很魁梧。他紧紧握着迈克尔的手,把他拉向自己来了个热烈拥抱。“迈克尔老弟,”他喊了一声,“欢迎你到巴勒莫来。”随后他松开双臂,用好奇而又审慎的目光打量着迈克尔。“我是斯特凡·安多里尼,和你父亲一起在科里昂家族里长大的。我在美国见过你,那时候你还小。你记得我吗?”
  奇怪的是,迈克尔居然还记得。斯特凡?安多里尼的红棕色头发在西西里人当中极为罕见,这使他非常烦恼,因为西西里人认为犹大也是红头发。他的面孔同样令人难忘。他的嘴很大,但形状不规则,血红的厚嘴唇像刚切下的鲜肉,嘴唇上方是毛茸茸的鼻孔,两只眼睛嵌在深深的眼窝里。虽然他面带笑容,但是看见这张面孔的人肯定会做噩梦。
  迈克尔立刻意识到神父与此事的联系,但韦拉尔迪警督的出现则使他颇感意外。安多里尼尽了一名亲友的责任,很有分寸地向迈克尔介绍了韦拉尔迪的官方身份。迈克尔顿生警觉。这个人来干什么?韦拉尔迪是追捕萨尔瓦多·吉里安诺最锲而不舍的追捕者之一。斯特凡?安多里尼和警督之间显然结怨颇深。他们就像两个准备决斗的人,只是表面上彬彬有礼。
  司机替他们打开车门。本杰明诺神父和斯特凡·安多里尼礼貌地轻轻拍了拍迈克尔,请他坐到后座上。本杰明诺神父表现出基督教的恭谦,非要坐在中间的座位上,让迈克尔靠车窗坐,因为他觉得迈克尔一定要看看巴勒莫的美丽景色。安多里尼在后座的另一侧坐下。韦拉尔迪警督早就钻进车里,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迈克尔注意到,警督紧紧抓着车门的把手,为的是随时快速打开车门。迈克尔心下思忖,本杰明诺神父赶紧坐到中间那个座位上,是想减少成为袭击目标的可能性。
  轿车像一条大黑龙在巴勒莫的街道上缓缓行驶。在这条大道的两侧,有格调高雅的摩尔式住房、巨大的希腊立柱式公共建筑和西班牙教堂。私人别墅被漆成蓝色、白色、黄色,而且都带摆满鲜花的阳台,在他们头顶上方形成了一条空中走廊。如果没有宪兵小分队(即意大利国家警察),还真是一道亮丽的景观。这些荷枪实弹的宪兵在四处巡逻,连阳台上也有站岗的人。
  与周围的车辆,尤其是那些从农村运送新鲜农产品进城的骡车相比,他们的轿车鹤立鸡群。不过那些骡车都漆了生动明快的颜色,就连车轮的辐条和架骡的车辕也不例外。许多骡车的侧面都画着富有情节的画,有戴头盔的武士,也有戴王冠的国王,这些人物都出自西西里流传下来的查理大帝与罗兰的古老民间传说。不过有些车上画着的是一个穿鼹鼠皮裤和无袖白衬衣的英俊青年,他腰里别着枪、肩上挎着枪,两行简短的故事后面总用红色的大写字母写着一个名字:吉里安诺。
  在西西里流亡的这段时间,迈克尔听到大量关于萨尔瓦多?吉里安诺的故事。这个名字频频现于报端,成了街谈巷议的人物。迈克尔的新娘阿波洛妮娅说,她每天晚上都要为吉里安诺的安全祈祷,西西里岛上几乎所有青少年也都这样做,因为吉里安诺与他们休戚与共,他们崇拜他,都梦想成为像他那样的人。他很年轻,二十多岁就有领兵作战的才华,打败了对付他的宪兵部队。他仪表堂堂,慷慨大方,把打劫来的大部分财富都分给了穷人。他为人正派,严禁手下人伤害妇女和牧师。在惩处告密者或叛徒的时候,他总要给他们时间做祈祷,让他们清洗自己的灵魂,以便与另一个世界的统治者好好相处。这些传闻迈克尔都知道。
  ……

前言/序言

本商品由京东优选负责发货
工商执照
公司所在地 北京
电话: 4009237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