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清明上河图密码 文轩网正版图书
  • 清明上河图密码 文轩网正版图书

清明上河图密码 文轩网正版图书

清明上河图密码
¥37.4
请选择商品信息 ×
四川成都市 北京市 快递:0  

此商品已下架

  • 品牌:文轩网
  • 是否是套装:否
  • 书名:清明上河图密码:隐藏在千古名画中的阴谋与杀局
  • 定价:49.9
  • 出版社名称:上海读客图书有限公司
  • 作者:冶文彪 著
  • ISBN编号:9787550232815

文轩网提供丰富的各种书籍给广大的图书爱好者!

清明上河图密码

作      者:冶文彪 著 著
定      价:49.9
出  版 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2014年12月01日
页      数:534
装      帧:平装
I S  B  N:9787550232815
主编推荐

◆读小说,学知识,锁定读客知识小说文库。
◆影视版权遭哄抢!
◆小说目前很庞大的历史推理格局!
◆《清明上河图》画里画外824位有名有姓有故事的人物原地复活!
◆一场席卷帝国的腥风血雨,已在全图正中的虹桥下荡起涟漪。
◆翻开本书,一幅旷世奇局徐徐展开,错综复杂,丝丝入扣,824个人物逐一复活,为你讲述《清明上河图》中埋藏的帝国秘密。
◆欲解中国千年局,先破清明上河案!
◆一部融历史与推理悬疑的奇书!

目录
    引子客船消失……/Ⅰ
    木篇八子案/1
    章羽客、天书/2
    第二章二十五具死尸/10
    第三章醉东风/18
    第四章东水八子/24
    第五章草图、认尸/32
    第六章义在剑/40
    第七章闺阁、画作、田产/47
    第八章梅花天衍局/53
    第九章琴心、书简、快哉风/62
    第十章片语终生念/71
    第十一章官媒、求婚启/78
    第十二章相亲/85
    第十三章信笺、枯井、货船/91
    第十四章八子论战/100
    第十五章空宅、毒杀/108
    火篇香袋案/119
    章香袋、耳朵、卖饼郎/120
    第二章偷换/128
    第三章古董铺/135
    第四章情事/144
    第五章穿墙术/152
    第六章猜破、撞破/160
    第七章埋伏/168
    第八章醉死/176
    第九章沙场恨/184
    第十章太平御览/192
    第十一章再失踪/199
    第十二章空船/206
    第十三章吃饭/213
    第十四章一个甜饼/219
    第十五章逃/230
    第十六章杀/237
    金篇:范楼案/245
    章无头尸/246
    第二章尸检验状/254
    第三章独笑书生争底事?/262
    第四章万紫千红相思鱼/270
    第五章四淑图/276
    第六章厌/283
    第七章古琴玉饰/290
    第八章云断青梅路/299
    第九章月令童子/307
    第十章隔壁房间/314
    第十一章总角之宴/325
    水篇变身案/335
    章惊牛/336
    第二章殿试、狂赌/344
    第三章接脚夫/351
    第四章策文/361
    第五章独乐冈/370
    第六章豉酱情/378
    第七章穿空移物术/387
    第八章造案、翻案/396
    第九章暴毙、复活/404
    第十章自鸩/413
    第十一章变身/423
    土篇梅船案/431
    章十千脚店、烂柯寺/432
    第二章近月楼/440
    第三章断指/448
    第四章龙柳卦摊/455
    第五章两个死人/462
    第六章亲子/470
    第七章耳洞、紫衣、锦袋/479
    第八章男儿不外露/485
    第九章九封信/490
    第十章赴死/498
    第十一章恨钱/507
    第十二章梅船/514
    第十三章滋味/521
    尾声醉木犀/530
内容虚线

内容简介

1、有血有肉大揭秘“天下名画”《清明上河图》背后的千古阴谋与杀局。一幅描绘北宋首都繁华景象的大作,为何成画之时便是北宋灭国之始?……
2、一部熔历史与推理悬疑于一炉的当代奇书!《清明上河图》成作886年来,经手31位皇帝,4次流落民间,5次又回皇宫,传奇故事汗牛充栋。本书以北宋灭国为背景,以画作为核心,宏大离奇,令人拍案叫绝。
3、本书还未上市,已有近10家影视公司哄抢影视版权!天娱影业、盛唐、润亚等十家影视公司目前正在沟通。

作者简介

冶文彪 著 著

冶文彪,四川成都人。10年前偶游开封,自此沉迷《清明上河图》,立誓围绕此图创作小说目前很庞大的推理布局。花费五年时间构思此书,创作历时三年。曾出版《人皮论语》。

精彩内容

    汴河从汴京城南斜穿而过,沿河一条长街叫汴河大街,横贯全城。进东水门不远,一条南北纵向小街,是香染街。两街交会的东北街角有一家小食店,是查老儿杂燠店,店头坐着一个浓髯、鼓眼的说书人,正在讲史,店外围了十几个人。
     其中有个年轻男子,叫赵墨儿,刚刚年满二十,目光清润,性情温善,略有些腼腆。站在人群里,如一卷细韧竹纸,静待笔墨。
     他刚刚送嫂嫂去近旁赵太丞医铺,给小侄儿看病。他先回转来,见旁边在说书,认得那说书人是彭嘴儿,便也凑过去听了几句。彭嘴儿向来喜欢信嘴海说,现在又开始编扯东汉末年张角黄巾的故事,又造出些神魔鬼怪的事迹来:“那天公将军张角,生下来时,狂风大作,雷声滚滚,头顶生了一根三寸肉瘤,刚巧有个异人路过,认得那是龙角……”
     旁边一人忽然插了句:“现今东南闹事的方腊,和这张角倒有些像呢。”
     另一人道:“果然有些像,张角当年闹得天下大乱,覆灭了汉朝。如今方腊才起事几个月,就已经攻下了江浙二十几个州郡。童贯率大军去剿,至今还奈何不了。对了,那张角后来怎么样了?”
     彭嘴儿笑道:“被曹操灭了,诸位听我慢慢道来……”
     个人又插话:“童贯和曹操也像!”
     又有个人道:“这两位可不像,曹操能生出曹丕、曹植,那童贯这辈子都是童子身。”
     众人一起哄笑起来,纷纷评点调笑起朝中那些大臣阴私丑事,继而又争执起东南局势、辽金战事,早忘了听彭嘴儿说黄巾军。看彭嘴儿坐在那里哭不是、笑不是,墨儿忍不住笑起来。京城便是这样,似乎人人都是皇城密使,朝野上下,京城内外,无事不知,无理不通。又似人人都是说书人,一张嘴,就天上地下、古往今来,没有个穷尽,把正经说书人挤得没地儿站脚。
     墨儿回头望向街对角凉棚下自家的书讼摊,哥哥赵不尤已坐了下来,来了两位客人。他忙摸了几个铜钱,投到彭嘴儿身边的粗瓷碗里,转身回去了。
     赵不尤年方而立,身形魁梧,眉如墨刀,似黄庭坚《松风阁》诗帖中的雄健两撇。从左额到右颊,斜斜一道伤疤,让他的脸乍看起来,十分猛厉。
     此刻,赵不尤端坐在桌边,正在听对面一个青年男子说话。墨儿认得,那人姓梁,是个刀镊手,专门替人理发修眉,因鼻梁生得有些歪,人都叫他“梁歪七”。另有个男子陪坐在他身边,姓胡,扁胖脸,常日出入宅院,替人跑腿帮闲,说合交易,这一行当的人当时被称为“涉儿”。两人常在一处。
     只要赵不尤接待讼客,总有人围过来旁听,甚而比彭嘴儿更讨人气。这时已有好几个人凑了过来。
     梁歪七用右手捂着左臂,苦着脸,正在述说原委:“我上那人家里给他修完了面,他不给钱,我争了两句,他抓起我的剃刀,就朝我脖颈割过来,我想躲,没躲赢,被他一刀割在了臂膀上……”
     胡涉儿在旁边重重点头:“对!幸而我正好进去,全被我看见了,看得真真的!那厮好不凶恶,不给钱,还连骂带踢,要杀人,现在人证、物证都在,赵判官好好帮阿七写张讼状,得狠狠惩治惩治这恶徒!”
     赵不尤像往常一样,注视着两人,只听,不说话。他的目光沉黑,很多人都怕和他对视。这时,墨儿见哥哥眼中隐隐射出一阵寒意,有些纳闷。而梁歪七和胡涉儿两人一碰到赵不尤目光,都很快闪开,一个斜望着桌角,一个眼珠转个不停。
     赵不尤听完后,略一沉思,望向梁歪七的左臂:“我看看伤处。”
     梁歪七用右手费力解开衣带,胡涉儿忙站起来,帮他脱掉里外两层衣袖,露出臂膀来,左臂上扎了一圈白布,布上浸着血。赵不尤起身凑近,轻轻揭开白布边缘。墨儿也忙过去一起查看,臂膀上果然有一道斜长伤口,虽然敷了药,但仍看得出来伤口情状,从臂膀外侧,一直延到内侧,由深而浅,划破了臂围的小半圈。
     看过伤口,墨儿不由得望向哥哥,赵不尤也正望向他,两人目光相遇,会心一笑。
     胡涉儿在旁边又大声补充道:“是斜对面梅大夫替他医的伤。我陪阿七去的,梅大夫也是个证人。”
     赵不尤问道:“割伤后立即去医治的?”
     梁歪七才点了点头,胡涉儿便抢着道:“一条膀子看着就要废了,怎么敢耽搁?”
     赵不尤神色忽变,直视梁歪七,目光威严,沉声道:“回去!莫生事。”
     “嗯?”梁歪七和胡涉儿都一愣。
     胡涉儿大声问道:“赵判官,你这话是怎么说?”
     赵不尤并不答言,转头望向墨儿:“你来告诉他们。”
     “我?”墨儿知道哥哥想考较自己,对此事他心里已经大致明白,只是生性腼腆,当着这么多人有些难为情。
     “不怕,尽管说。”赵不尤鼓励道。
     墨儿轻声清了下嗓子,才对梁歪七道:“这伤口是你自己割出来的。”
     “你胡说什么?”梁歪七没答言,胡涉儿已经跳起身大声嚷道。
     墨儿惊了一跳,忙望向哥哥。赵不尤沉声喝道:“坐下,听他讲!”
     胡涉儿眼珠翻了两下,悻悻坐了回去。
     墨儿在心里默默梳理了一下,又清了下嗓子,才开口对梁歪七道:“有三条证据可证明你说谎。,你要告人,却声音低弱,不敢抬头直视我哥哥,定是由于心虚……”
     胡涉儿嚷起来:“他生来就这个胆小样儿,不成吗?”
     赵不尤又喝道:“莫嚷!好生听!”
     胡涉儿只得闭嘴。
     墨儿接着道:“第二,若是对面的人手执剃刀,误割到你的臂膀,一般只是一划而过。但你臂上的刀伤,起刀处深,收刀处浅,定是自己去割,下手时咬牙狠心用力,所以深,刀划下去后,受不了痛,所以收刀时浅……”
     “割道口子哪有这么些说法?”胡涉儿嘴里咕哝着,声气明显弱了许多。
     梁歪七更是面色灰白。赵不尤则笑着点了点头。
     墨儿继续道:“第三,还有个优选的漏洞——衣袖。你上门去给人修面,必定是穿着衣裳,这季节不会光着臂膀。那人用剃刀割你,自然会先割破衣袖。
     你说被割伤后立即去医治了,自然没工夫去换衣服,然而你的衣袖——”
     梁歪七刚将袖子套好,左臂衣袖虽渗出血迹,却没有破口。胡涉儿猛地跳起身,一脚将梁歪七踢翻在地,恨恨骂道:“贼歪七!平白让俺受一场霉气,呸!”说罢转身就走了。梁歪七费力爬起来,头也不抬,也拔腿快步逃开了。
     旁边围观的,全都笑起来。其中一人笑得格外洪亮:“哈哈,赵大判官又帮我省了一桩麻烦!”
     墨儿回头一看,是哥哥的老友顾震。现任开封府左军巡使,主掌京城争斗、纠察之事。顾震四十来岁,鹰眼鹰鼻,斜插一对眉毛,长相有些凶鸷,平日行事也和猛禽一般。今天他身着便服,看来是出城闲逛。
     墨儿忙躬身作揖,顾震笑着在墨儿肩上拍了一把,赞道:“京城又多了个后生讼师,好!”
     墨儿忙笑着谦道:“顾大哥过奖。”
     赵不尤也已站起身,笑着叉手:“老顾。”
     顾震笑道:“古德信在章七郎酒栈订了一桌酒菜,走,今天清明,去痛快喝两杯!老古应该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本商品由文轩网旗舰店负责发货
公司所在地 四川 成都
电话: 028-83157487
工商执照
行业证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