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父》三部曲 文轩网正版图书

《教父》三部曲 文轩网正版图书

电影《教父》原著。简体中文版《教父》三部曲!《教父》是男人的圣经,是智慧的总和,是一切问题的答案。
¥97.3
请选择商品信息 ×
四川成都市 北京市 快递:0  
库存553件
数量不能超过商品库存数
  • 服务承诺:
  • 爱奇艺电商
  • 正品保证
  • 极速发货
  • 运费说明
  • 7天无理由
支付方式
  • 支付宝支付
  • 微信支付
  • 网银支付
  • 财付通支付
  • 品牌:文轩网
  • 是否是套装:否
  • 书名:《教父》三部曲(正版全译本) 九项奥斯卡大奖 男人的圣经,是智慧的总和,是一切问题的答案 马里奥普佐著
  • 定价:141
  • 出版社名称:上海读客图书有限公司
  • 作者:姚向辉 等;(美)马里奥·普佐 著
  • ISBN编号:102030116

《教父》三部曲

作  者:无 著作 姚向辉 等 译者
定  价:141
出 版 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4年04月01日
装  帧:平装
ISBN:102030116
主编推荐

◆2014年全译本,一字未删,完整典藏。
◆包括《教父》《教父II:西西里人》《教父III:很后的教父》。
◆轰动整个美国出版业的头号畅销书,出版两年内销量迅猛破两千万册,成为出版目前靠前的奇迹。
◆《教父》是男人的圣经,是智慧的总和,是一切问题的答案。
◆同名电影《教父》三部曲被誉为历史记录伟大的电影,获得九项奥斯卡大奖。
◆据新闻晨报》2012年2月17日的报道,早在1985年,就比绝大多数中国观众更早地观摩了电影《教父》。
◆“教父”被评为“影历史记录伟大的角色”。
◆参与了三部《教父》电影剧本创作的普佐则两次获得奥斯卡很好编剧奖。
◆教父的世界里,友谊,是通行的货币;忠诚,是优选的礼物;缄默,是专享的规则。他藐视一切价值,不给警告,不虚张声势,不留余地。教父,就是自己的上帝。

目录
    《教父》
    《教父Ⅱ:西西里人》
    第一部/1
    1950年,迈克尔·科里昂
    第二部/37
    1943年,图里·吉里安诺
    第三部/223
    1950年,迈克尔·科里昂
    第四部/247
    1947年,唐·克罗切
    第五部/347
    1950年,图里·吉里安诺
    1950年,迈克尔·科里昂
    《教父Ⅲ:最后的教父》
    序幕/1
    1965年,科沃格
    第一部/17
    1900年,好莱坞
    拉斯维加斯
    第二部/59
    克莱里库奇奥家族
    皮皮·德·莱纳
    第三部/105
    克劳迪娅·德·莱纳
    第四部/173
    克莱里库奇奥家族
    克罗斯·德·莱纳
    第五部/215
    拉斯维加斯
    好莱坞
    科沃格
    第六部/313
    好莱坞式的死亡
    第七部/459
    桑塔迪奥家族之战
    第八部/495
    坚信礼
    尾声/545
    法国尼斯
    科沃格
内容虚线

内容简介

教父的世界里,友谊,是通行的货币;忠诚,是优选的礼物;缄默,是专享的规则。
他藐视一切价值,不给警告,不虚张声势,不留余地。
教父,就是自己的上帝。
黑手党的故土,教父的阴谋还在继续,你死我亡的较量正在上演。
他们是很有权势的男人、势均力敌的统治者。他们是很浪漫的情人、很勇猛的战士、很忠诚的朋友。
他们,是西西里人。
他是很后的教父,是地下世界的统治者。
谁也无法揣测教父很后的阴谋,谁都无法阻挡家族优选的野心。
没有正义,只有胜利。

作者简介

无 著作 姚向辉 等 译者

马里奥·普佐(Mario Puzo,1920-1999),美国很成功的畅销小说作家之一。他的代表作《教父》开启了黑帮小说的全新时代,一经问世便占领《纽约时报》畅销小说榜67周,在短短两年内创下2000万册销量奇迹,至今仍是美国出版目前头号畅销小说。
出版两年后,《教父》改编的电影延续着小说的辉煌,《教父》三部曲是历史记录伟大的电影。而担任三部《教父》电影剧本创作的普佐两次获得奥斯卡很好编剧奖。

精彩内容

《教父》
**章
亚美利哥·邦纳塞拉坐在纽约第三刑事法庭里,等待正义得到伸张,等待报应落在那两个家伙头上,他们企图玷污他的女儿,残忍地伤害了她。
法官身材魁梧,他卷起黑袍的袖子,像是要动手惩罚站在法官席前的两个年轻人。他脸色冰冷,神情蔑视。可是,眼前这一切却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亚美利哥·邦纳塞拉感觉到了,此刻却还不理解。
“你们就像*堕落的变态。”法官厉声说。对,就是,亚美利哥·邦纳塞拉心想。畜生,畜生。两个年轻男人留着油亮的平头,脸蛋刮得干干净净,装出虔诚悔悟的神情,顺从地垂着脑袋。
法官继续道:“你们的表现活像丛林野兽,好在没有侵犯那可怜的姑娘,否则我一定关你们二十年大牢。”法官略一犹豫,一见难忘的粗眉底下,眼神朝脸色灰黄的亚美利哥·邦纳塞拉悄悄一闪,旋即望向面前的一叠鉴定报告。他皱起眉头,耸起肩膀,仿佛要压服油然而生的渴望。他重新开口。“不过,考虑到你们年纪尚小,没有犯罪记录,家庭体面,而法律的出发点不是报复,因此我判处你们入感化院改造三年,缓期执行。”
要不是从事了四十年的殡葬行当,排山倒海而来的打击和仇恨肯定会爬上亚美利哥·邦纳塞拉的脸庞。漂亮的小女儿还在医院里,靠钢丝箍住断裂的下颚,两个小畜生居然要逍遥法外了?
审判从头到尾就是一场闹剧。他望着快乐的父母围住爱子。天哪,他们现在多么快乐,居然满脸微笑。酸涩的黑色胆汁涌上喉咙,穿过紧咬的牙关满溢而出。邦纳塞拉取出胸袋里的白色亚麻手帕,按在嘴唇上。他站在那里,两个年轻人大踏步走下过道,狂妄而无所顾虑,笑嘻嘻的,甚至都没怎么看他。他望着他们走过,一言不发,用崭新的手帕压着嘴唇。他们的父母走近了,两对男女和他年龄相仿,但衣着更有美国风范。他们瞥了他一眼,虽说面露惭色,眼里却流露出得意洋洋的藐视。
邦纳塞拉失去控制,探身对着过道大喊,嗓音嘶哑:“你们也会像我一样流泪!我要让你们流泪,就像你们的孩子让我流泪……”手帕举到了眼角。殿后的辩护律师把客户向前赶,父母紧紧围住两个年轻人,他们正沿着过道向回走,像是要去保护父母。大块头法警立刻堵住邦纳塞拉的那排座位。其实并没有这个必要。
亚美利哥·邦纳塞拉定居美国多年,相信法律和秩序,因而事业兴旺。此时此刻,尽管恨得七窍生烟,买把枪杀了这两个人的念头仿佛要挣脱头骨,但邦纳塞拉还是扭头对仍在拼命理解情况的妻子解释说:“他们愚弄了我们。”他顿了顿,下定决心,不再害怕代价,“为了正义,我们必须去求唐·柯里昂。”
《教父Ⅱ:西西里人》
**章
迈尔·科里昂站在巴勒莫港长长的木板码头上,目送那艘前往美国的大型远洋客轮起航。要不是父亲给了他新的指示,他此刻已随那艘大船启程了。
他向来时乘坐的小渔船上的人挥手告别,那些人在过去几年中一直在保护他。小渔船冲开远洋轮的尾浪前行,就像一只勇敢地跟在妈妈身后游泳的小鸭。船上的人挥手回应,他今后不会再见到他们了。
码头上一派繁忙。身穿宽大工作服、头戴工作帽的工人正忙着从船上卸货,然后装上开进长码头的卡车。这些人瘦长精干,鸭舌帽遮住了他们的面部轮廓,看上去不像意大利人,倒更像阿拉伯人。他们当中一些人将成为他的新保镖,在他见到唐·罗切·马洛之前,他们要确保他的安全。马洛是“友中友”的龙头老大。尽管报纸和外界都称他们为“黑手党”,在西西里,人们却称他们“友中友”。西西里的平民百姓从来不使用“黑手党”这个词。他们从来不称唐·罗切·马洛“龙头老大”,而是称他“善人”。
在西西里两年的流亡生活中,迈尔听到不少关于唐·罗切的传闻,有的说得神乎其神,他简直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人。从父亲那里传来的指令*常明确:就在今天,他将与唐·罗切共进午餐,他们两个人将安排意大利头号土匪萨尔瓦多·吉里安诺逃离西西里。如果带不走吉里安诺,迈尔·科里昂就不能离开西西里。
码头的另一端,离他顶多五十码的一条窄路上,停着一辆黑色大轿车。站在车前的三个人,在耀眼的光线中,就像是金色的幕墙上切出的三个黑色长条。迈尔朝他们走去,接着停下来点燃一支香烟,审视着这座城市。
巴勒莫位于一座死火山形成的碗状盆地的底部,三面环山,一面濒临波光粼粼的蓝色地中海。整个城市都沐浴着西西里岛正午的金色阳光。洒落在地面的阳光略泛红色,仿佛在诉说几个世纪以来发生在西西里的流血冲突。太阳给希腊神庙雄伟的大理石石柱、细长的穆斯林塔楼、精雕细刻的西班牙大教堂的正面都抹上了一层金色。在远处的山丘上,诺曼古城堡的垛口依稀可见。这些都是基督诞生前曾经统治西西里的残暴军队留下的。在古堡城墙的另一侧,圆锥形的山体紧紧环抱着有几分柔弱的巴勒莫市,仿佛一道绳索紧紧地绕在这座城市的脖子上,群山和城市好像都优雅地跪着。再往上,在蔚蓝的天空中,有数不清的小红隼鹰在振翅翱翔。
迈尔朝码头另一端等候他的三个人走去。每靠近一步,他们的身形和模样就变得越来越清晰。三人一字站开,拉大彼此间的距离,准备围上来迎接他。
他们都了解迈尔的底细:他是人在美国,但势力触及西西里岛的“教父”唐·科里昂的小儿子;他在处决一个科里昂家族的仇人的时候还杀死了纽约市的一名警官。由于这两起命案,他一直在西西里岛避风,过着流亡生活。现在终于有了“安排”。他准备重返故土,继续当科里昂家族的王储。他们打量着迈尔,他步履轻快,略显疲惫,但十分警觉。他双颊凹陷,像个历经苦难和危险的人。他显然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迈尔走出码头时,*先迎上来的是一位胖胖的牧师。此人头戴油腻的蝠形帽,身穿修士长袍,白色的袍领上沾满了西西里岛的红色沙尘,袍领托着的是一张肉墩墩的世俗面孔。
他就是龙头老大唐·罗切的胞弟本杰明诺·马洛神父。他举止腼腆虔诚,对名声在外的哥哥忠心耿耿,从不顾忌与魔鬼过从甚密。有些居心不良的人私下议论,说他把忏悔者的秘密都告诉了唐·罗切。
在与迈尔握手时,本杰明诺神父的笑脸中透出几分紧张,可是看见迈尔抿着嘴的善意微笑,他似乎很惊讶,也随之松了口气,因为这不像一个杀手的微笑。
第二个人虽说客气,但缺乏热情。他是西西里所有警察的上司弗雷德里科·韦拉尔迪警督。这三个人中,只有他脸上没有丝毫欢迎的笑容。他身材瘦削,但衣着讲究,对一个公职人员来说,这种讲究有些。他冷峻湛蓝的双眼是远古诺曼征服者的遗传。韦拉尔迪警督不可能喜欢这个谋杀警官的美国人,迈尔在西西里可没那么好的运气,韦拉尔迪的手握起来像刀刃。
第三个人又高又壮,与那两个人站在一起显得很魁梧。他紧紧握着迈尔的手,把他拉向自己来了个热烈拥抱。“迈尔老弟,”他喊了一声,“欢迎你到巴勒莫来。”随后他松开双臂,用好奇而又审慎的目光打量着迈尔。“我是斯特凡·安多里尼,和你父亲一起在科里昂家族里长大的。我在美国见过你,那时候你还小。你记得我吗?”
奇怪的是,迈尔居然还记得。斯特凡·安多里尼的红棕色头发在西西里人当中极为罕见,这使他*常烦恼,因为西西里人认为犹大也是红头发。他的面孔同样令人难忘。他的嘴很大,但形状不规则,血红的厚嘴唇像刚切下的鲜肉,嘴唇上方是毛茸茸的鼻孔,两只眼睛嵌在深深的眼窝里。虽然他面带笑容,但是看见这张面孔的人肯定会做噩梦。
迈尔立刻意识到神父与此事的联系,但韦拉尔迪警督的出现则使他颇感意外。安多里尼尽了一名亲友的责任,很有分寸地向迈尔介绍了韦拉尔迪的官方身份。迈尔顿生警觉。这个人来干什么?韦拉尔迪是追捕萨尔瓦多·吉里安诺*锲而不舍的追捕者之一。斯特凡·安多里尼和警督之间显然结怨颇深。他们就像两个准备决斗的人,只是表面上彬彬有礼。
司机替他们打开车门。本杰明诺神父和斯特凡·安多里尼礼貌地轻轻拍了拍迈尔,请他坐到后座上。本杰明诺神父表现出基督教的恭谦,非要坐在中间的座位上,让迈尔靠车窗坐,因为他觉得迈尔一定要看看巴勒莫的美丽景色。安多里尼在后座的另一侧坐下。韦拉尔迪警督早就钻进车里,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迈尔注意到,警督紧紧抓着车门的把手,为的是随时快速打开车门。迈尔心下思忖,本杰明诺神父赶紧坐到中间那个座位上,是想减少成为袭击目标的可能性。
轿车像一条大黑龙在巴勒莫的街道上缓缓行驶。在这条大道的两侧,有格调高雅的摩尔式住房、巨大的希腊立柱式公共建筑和西班牙教堂。私人别墅被漆成蓝色、白色、黄色,而且都带摆满鲜花的阳台,在他们头顶上方形成了一条空中走廊。如果没有宪兵小分队(即意大利国家警察),还真是一道亮丽的景观。这些荷枪实弹的宪兵在四处巡逻,连阳台上也有站岗的人。
与周围的车辆,尤其是那些从农村运送新鲜农产品进城的骡车相比,他们的轿车鹤立鸡群。不过那些骡车都漆了生动明快的颜色,就连车轮的辐条和架骡的车辕也不例外。许多骡车的侧面都画着富有情节的画,有戴头盔的武士,也有戴王冠的国王,这些人物都出自西西里流传下来的查理大帝与罗兰的古老民间传说。不过有些车上画着的是一个穿鼹鼠皮裤和无袖白衬衣的英俊青年,他腰里别着枪、肩上挎着枪,两行简短的故事后面总用红色的大写字母写着一个名字:吉里安诺。
在西西里流亡的这段时间,迈尔听到大量关于萨尔瓦多·吉里安诺的故事。这个名字频频现于报端,成了街谈巷议的人物。迈尔的新娘阿波洛妮娅说,她每天晚上都要为吉里安诺的安全祈祷,西西里岛上几乎所有青少年也都这样做,因为吉里安诺与他们休戚与共,他们崇拜他,都梦想成为像他那样的人。他很年轻,二十多岁就有领兵作战的才华,打败了对付他的宪兵部队。他仪表堂堂,慷慨大方,把打劫来的大部分财富都分给了穷人。他为人正派,严手下人伤害妇女和牧师。在惩处告密者或叛徒的时候,他总要给他们时间做祈祷,让他们清洗自己的灵魂,以便与另一个世界的统治者好好相处。这些传闻迈尔都知道。
《教父Ⅲ:*后的教父》
序幕
与桑塔迪奥家族的大战过去一年之后,在这个棕枝全日,唐·多梅尼科·莱里库齐奥一边为自家嫡出的两个婴儿庆祝受洗,一边做出了一生中*重要的决定。他请来了美国各大家族的头目,以及拉斯维加斯“桃源”酒店的所有者阿尔弗雷德·格罗内韦尔特,还有在美国建立起巨大毒品帝国的大卫·雷德菲洛。这些人都是他不同程度的合伙人。
如今,美国*如日中天的黑手党家族头目、唐·莱里库齐奥,准备放弃他在明面上的势力了。是时候换一种玩儿法了,太过明目张胆会有危险。不过,放弃权力这种事本身就很危险。他不仅得靠自己的声誉把这件事做得和风细雨,更要牢牢把控住自己的根基。
莱里库齐奥庄园位于科沃格,占地二十英亩,四周围着十呎高的红砖墙,墙顶缠着带刺的铁丝网,还安装了电子探头。他的三个儿子都住在庄园主楼的旁边,此外还有二十幢房子,供家族信任的亲随们居住。
客人们还没到,唐和他的儿子围坐在后花园一张白色铁艺桌子前。大儿子乔治高高的个子,髭须修得精细硬朗,量身裁剪的衣服修饰出他那英国绅士一般修长的身形。他二十七岁,寡言少语,面色阴沉冷漠。唐告诉乔治,他准备让乔治去申请沃顿商学院。在那儿,他可以学到各种敛财但不触犯法律的把戏。
乔治并没有质疑他的父亲,这就好比圣谕,没有让他讨论的余地。他恭顺地点了点头。
接着,唐嘱咐他的外甥,约瑟夫·“皮皮”·德·莱纳。唐把皮皮当成亲生儿子一样喜欢。不光是因为血缘——皮皮是他亡姊的孩子——这么简单,更主要的是,冲锋陷阵拿下桑塔迪奥家族的,正是皮皮。
“你去拉斯维加斯定居,”他说道,“你负责照看我们在桃源酒店的股份。既然我们家族不再动刀动枪了,这里就没什么事情可做了。不过,你照样是家族的“铁锤”。
他看得出来,皮皮不怎么开心。于是他给出了理由:“你老婆娜莱内没法在家族这种氛围里生活,也没法在布朗斯聚集地生活。她太与众不同了,大家不会接纳她。你只能到离我们远一点儿的地方过日子。”这些都是真的,不过此外,唐还有另一个原因:皮皮是莱里库齐奥家族的英雄战将。如果他继续当布朗斯地区的“市长”,一旦唐死了,他的儿子们怕是都得活在皮皮的阴影里了。
“你就是我在西部的代理人,”他对皮皮说,“等着发财吧。不过,有些要紧事得办了。”
他把拉斯维加斯一幢房子的房契递给了皮皮,然后转向了小儿子、二十五岁的文森特。几个孩子中,文森特的个子*矮,可结实得简直像石头城门。他的话不多,一副软心肠。还在母亲怀里撒娇的时候,他就学会了意大利的各种经典农家菜式;他母亲去世得早,他当时哭得*伤心。
唐朝他笑了:“我要决定你的命运了,”他说,“我要让你去做真正想做的事,你去纽约开一家*好的餐馆。别不舍得花钱,要让法国人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美食。”皮皮和其他的子侄都笑了,连文森特自己都乐了。唐笑着对他说:“你去欧洲*好的烹饪学校学上一年。”
虽然很高兴,文森特还是嘟囔了一句:“就他们能教我什么?” 
唐严肃地看着他:“你的点心技术还可以再提高些,”他说,“不过,*主要的目的是学学怎么经营和管理财务。说不定你能开自己的连锁餐馆。乔治给你投钱。”
*后,唐看着佩蒂耶。佩蒂耶是二儿子,三个儿子里他*活跃。他性情温和,虽然不过是二十六岁的毛头小伙子,唐却知道,他的身上,*有西西里莱里库齐奥家族昔日的风采。
“佩蒂耶,”唐说道,“皮皮去西部的话,你就是布朗斯的头领了。你要为家族提供能够拼命的人。我给你买了一桩大买卖,是一个建筑公司。以后就由你来翻修纽约的摩天大楼,兴建州警署的营房,铺设城市道路。这桩生意很稳当,但是我希望你能把它做大。这样一来,你手下的人都有了合法工作,你也能大赚一笔。刚开始的话,你先去给这公司现在的老板当学徒。不过记住,你的主业,还是要给家族提供和调配人手。”他转向了乔治。
“乔治,”唐说,“你来继承我的位置。除非*对有对必要,否则那些有危险的事情,你和文尼就不要再参与了。眼光要往前看。你的孩子、我的孩子、小丹特,还有罗奇菲西奥,他们不能在这种环境里成长。我们有钱,犯不着为了吃饱饭豁出命去。从今以后,我们家族的角色,就只是其它家族的财政顾问。我们帮他们出谋划策、调停他们的纠纷。但是要做这份儿差事,我们手头要有底牌和得力的人手。而且,我们必须保护每个家族的财产,这样他们才能让我们分享利益。”
他顿了顿,又说道:“二三十年之后,等我们全都藏身于合法世界时,就可以无忧无虑地享受财富了。今天受洗的两个孩子,永远不必替我们赎罪,也不必因为我们而担惊受怕。”
“那我们为什么还要留着布朗斯的地盘不放?”乔治问道。
“我们要做的是助人为乐,”唐说道,“不是舍己为人。

本商品由文轩网旗舰店负责发货
工商执照
公司所在地 四川 成都
电话: 028-83157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