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自在.YOUNG 杨洋写真 全两册/ 张嘉佳作品 邓超杨洋主演同名原著小说 文轩网正版图书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自在.YOUNG 杨洋写真 全两册/ 张嘉佳作品 邓超杨洋主演同名原著小说 文轩网正版图书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自在.YOUNG 杨洋写真 全两册/ 张嘉佳作品 邓超杨洋主演同名原著小说
¥67.1 新品热卖中
请选择商品信息 ×
四川成都市 北京市 快递:0  
库存21件
数量不能超过商品库存数
  • 服务承诺:
  • 爱奇艺电商
  • 正品保证
  • 极速发货
  • 运费说明
  • 7天无理由
支付方式
  • 支付宝支付
  • 微信支付
  • 网银支付
  • 财付通支付
  • 品牌:文轩网
  • 书名: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自在.YOUNG 杨洋写真 全两册/ 张嘉佳作品 邓超杨洋主演同名原著小说
  • 定价:104.0
  • 出版社名称: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等
  • 出版时间:2016-09-01
  • 作者:杨洋
  • 开本:其他
  • ISBN编号:9787550285347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自在.YOUNG 杨洋写真 全两册/ 张嘉佳作品 邓超杨洋主演同名原著小说

作  者:杨洋 著作 等
定  价:104
出 版 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等
出版日期:2016年09月01日
装  帧:简装
ISBN:9787550285347
主编推荐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在网络爆红之后,至少有二十多家影视公司都已经加入了天价抢夺影视改编权的战团。硝烟落定之后,本书已经创下了单本书签约影视*多的记录,其中名篇《你会不会说话》交给有名导演陈国富、《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暴走萝莉》交给幸福蓝海影业,均在拍摄筹备中。相信喜欢这本书的粉丝们很快有望在银幕上看到管春、胡言、幺鸡等等经典角色的故事。

目录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自在.YOUNG/杨洋作品》
    【注】本套装以商品标题及实物为准,因仓位不同可能会拆单发货,如有需要购买前可联系客服确认后再下单,谢谢!
内容虚线

内容简介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是微博上*会写故事的人张嘉佳献给你的心动故事。*初以“睡前故事”系列的名义在网上疯狂流传,几天内达到1,500,000次转发,超4亿次阅读,引来电影投资方的巨资抢购,转瞬便签下其中5个故事的电影版权。每1分钟,都有人在张嘉佳的故事里看到自己。
读过睡前故事的人会知道,这是一本纷杂凌乱的书。像朋友在深夜跟你在叙述,叙述他走过的千山万水。那么多篇章,有温暖的,有明亮的,有落单的,有疯狂的,有无聊的,有胡说八道的。当你辗转失眠时,当你需要安慰时,当你等待列车时,当你赖床慵懒时,当你饭后困顿时,应该都能找到一章合适的。我希望写一本书,你可以留在枕边、放进书架,或者送给*重要的那个人。
《自在.YOUNG/杨洋作品》
我知道自己是在一个不断向上的过程中,知道自己在一步一步朝前走,在不断学习、不断沉淀、不断充实自己,这种确定,让我变得自信,让我变得有底气,让我相信自己可以做得更好。
我坚信的是,在我努力的时候,我对自己是有期待的,我知道我会成为更好的人,所以我从不怀疑自己。

人生如果可以打分的话,我希望可以做99 分的自己,留一分不断去尝试和努力。这本写真集是给你们的礼物,也是给我自己的25 岁纪念,希望你们喜欢。感谢一直支持我的你们。
我永远和你们在一起。
——杨洋

作者简介

杨洋 著作 等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张嘉佳,毕业于南京大学,出版小说《几乎成了英雄》《情人书》《刀见笑》。所著《小夫妻天天恶战》《姐姐的故事》等文章也反响巨大。曾任电影《刀见笑》编剧,获2011年金马奖*佳改编剧本提名。《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是一本短篇集,即“睡前故事”系列,发表后广为流传,总阅读量超过四亿,2013年引发风暴,成为奇迹。由书中故事改编的电影项目,现已确定拍摄的高达五部。其中名篇《你会不会说话》交给有名导演陈国富、《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暴走萝莉》交给幸福蓝海影业,均在拍摄筹备中。
《自在.YOUNG/杨洋作品》
杨洋
1991年9月9日出生于上海,中靠前地男演员,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
曾出演《少年四大名捕》、《左耳》、网剧版《盗墓笔记》、《旋风少女》、《微微一笑很倾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等影视作品,并参加真人秀节目《花儿与少年》第二季,登上2016年央视春晚与歌唱家佟铁鑫合唱歌曲《父子》,作为里约奥运会首位中国火炬手完成圣火接力。

精彩内容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这山间清晨一般明亮清爽的人,如奔赴古城道路上阳光一般的人,温暖而不炙热,覆盖我所有肌肤。由起点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一切问题的答案都很简单。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贯彻未来,数遍生命的公路牌。
    管春是我认识的*伟大的路痴。
    他开一个小小的酒吧,但房子是在南京房价很低的时候买的,没有租金,所以经营起来压力不大。
    他和女朋友毛毛两人经常吵架,有次劝架兼蹭饭,我跟他俩在一家餐厅吃饭。两人怒目相对,我埋头苦吃,管春一摔筷子,气冲冲去上厕所,半小时都没动静。毛毛打电话,可他手机就搁在饭桌,去厕所找也不见人。
    毛毛咬牙切齿,认为这狗逼逃跑了。结果他满头大汗从餐厅大门奔进来,大家惊呆了。他小声说,上完厕所想了会儿吵架用词,想好以后一股劲儿往回跑,不知道怎么穿越走廊就到了新华书店,人家指路他又走到了正洪街广场。*后想了招狠的,索性打车。司机一路开又没听说过这家饭馆,描绘半天已经开到了鼓楼,只好再换辆车,才找回来的。
    在新街口吃饭,上个厕所迷路迷到鼓楼。
    毛毛气得笑了。
    他们经常吵架的原因是,酒吧生意不好,毛毛觉得不如索性转手,买个房子准备结婚。管春认为酒吧生意再不好,也属于自己的心血,不乐意卖。
    当时我大四,他们吵的东西离我太遥远,插不进嘴。
    吵着吵着,两人在2003年分手。毛毛找了个家具商,常州人。这是我知道的所有讯息。
    而管春依旧守着那家小小的酒吧。
    管春说:“这婊子,亏我还跟她聊过结婚的事情。这婊子,留了堆破烂走了。这婊子,走了反而干净。这婊子,走的时候掉了几颗眼泪还算有良心。”
    我说:“婊子太难听了。”
    管春沉默一会说:“这泼妇。”说完就哭了,说:“老子真想这泼妇啊。”
    我那年刚毕业,每天都在他那里喝到支离破碎。有深夜,我喝高了,他没沾一滴酒,搀扶着我进他的二手派力奥,说到他家陪我喝。早上醒来,车子停在国道边的草丛,迎面是块石碑,写着安徽界。
    我大惊失色,酒意全无,劈头问他什么情况。管春揉揉眼睛说:“上错高架口了。”我说:“那你下来呀。”他羞涩地说:“我下来了,又下错高架口了。”
    我刹那觉得脑海一片空白。
    管春说:“我怎么老是找不到路?”
    我努力平静,说:“没关系。”
    管春说:“我想通了,我自己找不到路,但是毛毛找到了。她告诉我,以前是爱我的,可爱情会改变,她现在爱那个老男人。我一直愤怒,这不就是变心吗,怎么还理直气壮的?现在我想通了,变心这种事情,我跟她都不能控制。就算我大喊,你他妈不准变心!她就不变心了吗?我X变心他大爷!”
    我说:“你没发现迹象?有迹象的时候,就得缝缝补补的。”
    管春摇摇头,突然暴跳:“缝蛋蛋!都过去了,我们还聊这个干吗?总之虽然我想通了,但别让我碰到这婊……这泼妇!”
    我心想这不是你开的头吗!发了会儿呆,我问:“你身上多少钱?”他回答四千。我数数自己有三千多,兴致勃勃地说:“我有条妙计,要不咱们就一路开下去吧,碰到路口就扔硬币,正面往左,反面往右,没心情扔就继续直走。”
    天的,毫无目标。磕磕碰碰大呼小叫,忽然寂静,忽然喧嚣,忽而在小镇啃烧鸡,忽而在城里泡酒吧,艰难地穿越江西,拐回浙江,斜斜插进福建。路经风光无限的油菜田,倚山而建的村庄,两边都是水泊的窄窄田道,没有一盏路灯,月光打碎树影的土路,很多次碰见写着“此路不通”的木牌。
    快到龙岩车子抛锚,引擎盖里隐约冒黑烟,搞得我俩不敢点火。管春叹口气,说:“正好没钱了,这车也该寿终正寝,找个汽修厂能卖多少是多少,然后我们买火车票回南京。”
    *后卖了一千多块。拖走前,管春打开后备箱,呆呆地说:“你看。”我一看,是毛毛留下的一堆物件。相册。明信片。茶杯。毛毯。甚至还有牙刷。
    “砰”的一声,管春重重盖上后备箱,说:“拖走吧,爷从此不想看到她。就算相见,如无意外,也是一耳光。”
    我迟疑地说:“这些都不要了?”
    管春丢给我一张明信片,说:“我和毛毛认识的时候,她在上海读大学。毛毛很喜欢你写的一段话,抄在明信片上寄给我,说这是她对我的要求。狗屁要求,我没做到,还给你。”
    我随手塞进背包。
    拖车拖着一辆废弃的派力奥,和满载的记忆走了。
    管春在烟尘飞舞的国道边,呆立了许久。
    我在想,他是不是故意载着一车回忆,开到能抵达的*远的地方,然后将它们全部放弃?
    回南京,管春拼命打理酒吧,酒吧生意开始红火,不用周末,每天也都是满客。攒一年钱重买了辆帕萨特,酒吧生意已经**稳定,就由他妹妹打理,自己没事带着狐朋狗友兜风。
    夏夜山顶,一起玩儿的朋友说,毛毛完蛋了。我瞄瞄管春,他面无表情,就壮胆问详情。朋友说,毛毛的老公在河南买地做项目,碰到骗子,没有土地证,千万投资估计打水漂,到处托人摆平这事儿。
    过段时间,我零星地了解到,毛毛的老公破产,银行开始拍卖他们家的房子。
    管春冷笑,活该。
    有天我们经过那家公寓楼,管春一脚急刹车,指着前头一辆缓缓靠边的大切诺基说:“瞧,泼妇老公的车子,大概要被法院拖走了。”
    切诺基停好,毛毛下车,很慢很慢地走开。我似乎能听见她抽泣的声音。
    管春扭头说:“安全带。”
    我下意识扣好,管春嘿嘿一笑,怒吼一声:“我操变心他大爷!”
    接着一脚油门,冲着切诺基撞了上去。
    两人没事,气囊弹到脸上,砸得我眼镜不知道飞哪儿去了。我心中一个声音在疯狂咆哮:这狗逼!这狗逼!这狗逼!老子要是死了一定到你酒吧里去闹鬼!
    行人纷纷围上。我能看到几十米开外毛毛吓白的脸,和一米内管春狰狞的脸。
    图一时痛快,管春只好卖酒吧。
    酒吧通过中介转手,整一百万,七十五万赔给毛毛。他带着剩下的二十多万,和几个搞音乐的朋友去各个城市开小型演唱会。据说都是当地文艺范儿的酒吧,开一场赔五千。
    看到这种倾家荡产的节奏,我由衷赞叹,真牛逼啊。
    我也离开南京,在北京上海各地晃悠。管春的手机永远打不通,上QQ时,看见这货偶尔在,只是简单聊几句。
    我心里一直有疑问,终于憋不住问他:“你撞车就图个爽吗?”
    管春发个装酷的表情,然后说:“她那车我知道,估计只能卖三十多万。”
    我说:“你赔她七十五万,是不是让她好歹能留点儿钱自己过日子?”
    管春没立即回复,又发个装酷的表情,半天后说:“可能吧,反正老子撞得很爽。”
    说完这孙子就下线了,留个灰色的头像。
    我突发奇想,从破破烂烂的背包里翻出那张明信片,上面写着: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这山间清晨一般明亮清爽的人,如奔赴古城道路上阳光一般的人,温暖而不炙热,覆盖我所有肌肤。由起点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一切问题的答案都很简单。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贯彻未来,数遍生命的公路牌。
    我看着窗外的北京,下雪了。
    混不下去,我两年后回南京。没一个月,大概钱花光光,管春也回了,暂时住我租的破屋子。两人看几天电视剧,突发奇想去那家酒吧看看。
    走进酒吧,基本没客人,就一个姑娘在吧台里熟练地擦酒杯。
    管春猛地停下脚步。我仔细看看,原来那个姑娘是毛毛。
    毛毛抬头,微笑着说:“怎么有空来?”
    管春转身就走,被我拉住。
    毛毛说:“你撞我车的时候,其实我已经分手了。他不肯跟我领结婚证,至于为什么,我都不想问原因。分手后,他给我一辆开了几年的大切诺基,我用你赔给我的钱,跟爸妈借了他们要替我买房子的钱,重新把这家酒吧买回来了。”
    毛毛说:“买回来也一年啦,就是没客人了。”
    管春嘴巴一直无声地开开合合,从他嘴型看,我能认出是三个字在重复:“这泼妇……”
    毛毛放下杯子,眼泪掉下来,说:“我不会做生意,你可不可以娶我?”
    管春背对毛毛,身体僵硬,我害怕他冲过去打毛毛耳光,紧紧抓住他。
    管春点了点头。
    这是我见过*隆重的点头。一厘米一厘米下去,一厘米一厘米上来,再一厘米一厘米下去,缓慢而坚定。
    管春转过身,满脸是泪,说:“毛毛,你是不是过得很辛苦?我可不可以娶你?”
    我知道旁人会无法理解。其实一段爱情,是不需要别人理解的。
    我爱你是三个字,三个字组成*复杂的一句话。
    有些人藏在心里,有些人脱口而出。也许有人曾静静看着你:可不可以等等我,等我幡然醒悟,等我明辨是非,等我说服自己,等我爬出悬崖,等我缝好胸腔来看你。
    可是全世界没有人在等。是这样的,一等,雨水将落满单行道,找不到正确的路标。一等,生命将写满错别字,看不见华美的封面。
    全世界都不知道谁在等谁。
    而管春在等毛毛。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这世界有人的爱情如山间清爽的风,有人的爱情如古城温暖的阳光。但没关系,*后是你就好。
    由起点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一切问题的答案都很简单。所以管春点点头。
    那,总会有人对你点点头,贯彻未来,数遍生命的公路牌。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书摘: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这山间清晨一般明亮清爽的人,如奔赴古城道路上阳光一般的人,温暖而不炙热,覆盖我所有肌肤。由起点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一切问题的答案都很简单。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贯彻未来,数遍生命的公路牌。
    管春是我认识的*伟大的路痴。
    他开一个小小的酒吧,但房子是在南京房价很低的时候买的,没有租金,所以经营起来压力不大。
    他和女朋友毛毛两人经常吵架,有次劝架兼蹭饭,我跟他俩在一家餐厅吃饭。两人怒目相对,我埋头苦吃,管春一摔筷子,气冲冲去上厕所,半小时都没动静。毛毛打电话,可他手机就搁在饭桌,去厕所找也不见人。
    毛毛咬牙切齿,认为这狗逼逃跑了。结果他满头大汗从餐厅大门奔进来,大家惊呆了。他小声说,上完厕所想了会儿吵架用词,想好以后一股劲儿往回跑,不知道怎么穿越走廊就到了新华书店,人家指路他又走到了正洪街广场。*后想了招狠的,索性打车。司机一路开又没听说过这家饭馆,描绘半天已经开到了鼓楼,只好再换辆车,才找回来的。
    在新街口吃饭,上个厕所迷路迷到鼓楼。
    毛毛气得笑了。
    他们经常吵架的原因是,酒吧生意不好,毛毛觉得不如索性转手,买个房子准备结婚。管春认为酒吧生意再不好,也属于自己的心血,不乐意卖。
    当时我大四,他们吵的东西离我太遥远,插不进嘴。
    吵着吵着,两人在2003年分手。毛毛找了个家具商,常州人。这是我知道的所有讯息。
    而管春依旧守着那家小小的酒吧。
    管春说:“这婊子,亏我还跟她聊过结婚的事情。这婊子,留了堆破烂走了。这婊子,走了反而干净。这婊子,走的时候掉了几颗眼泪还算有良心。”
    我说:“婊子太难听了。”
    管春沉默一会说:“这泼妇。”说完就哭了,说:“老子真想这泼妇啊。
    我那年刚毕业,每天都在他那里喝到支离破碎。有深夜,我喝高了,他没沾一滴酒,搀扶着我进他的二手派力奥,说到他家陪我喝。早上醒来,车子停在国道边的草丛,迎面是块石碑,写着安徽界。
    我大惊失色,酒意全无,劈头问他什么情况。管春揉揉眼睛说:“上错高架口了。”我说:“那你下来呀。”他羞涩地说:“我下来了,又下错高架口了。”
    我刹那觉得脑海一片空白。
    管春说:“我怎么老是找不到路?”
    我努力平静,说:“没关系。”
    管春说:“我想通了,我自己找不到路,但是毛毛找到了。她告诉我,以前是爱我的,可爱情会改变,她现在爱那个老男人。我一直愤怒,这不就是变心吗,怎么还理直气壮的?现在我想通了,变心这种事情,我跟她都不能控制。就算我大喊,你他妈不准变心!她就不变心了吗?我X变心他大爷!”
    我说:“你没发现迹象?有迹象的时候,就得缝缝补补的。”
    管春摇摇头,突然暴跳:“缝蛋蛋!都过去了,我们还聊这个干吗?总之虽然我想通了,但别让我碰到这婊……这泼妇!”
    我心想这不是你开的头吗!发了会儿呆,我问:“你身上多少钱?”他回答四千。我数数自己有三千多,兴致勃勃地说:“我有条妙计,要不咱们就一路开下去吧,碰到路口就扔硬币,正面往左,反面往右,没心情扔就继续直走。”
    天的,毫无目标。磕磕碰碰大呼小叫,忽然寂静,忽然喧嚣,忽而在小镇啃烧鸡,忽而在城里泡酒吧,艰难地穿越江西,拐回浙江,斜斜插进福建。路经风光无限的油菜田,倚山而建的村庄,两边都是水泊的窄窄田道,没有一盏路灯,月光打碎树影的土路,很多次碰见写着“此路不通”的木牌。
    快到龙岩车子抛锚,引擎盖里隐约冒黑烟,搞得我俩不敢点火。管春叹口气,说:“正好没钱了,这车也该寿终正寝,找个汽修厂能卖多少是多少,然后我们买火车票回南京。”
    *后卖了一千多块。拖走前,管春打开后备箱,呆呆地说:“你看。”我一看,是毛毛留下的一堆物件。相册。明信片。茶杯。毛毯。甚至还有牙刷。
    “砰”的一声,管春重重盖上后备箱,说:“拖走吧,爷从此不想看到她。就算相见,如无意外,也是一耳光。”
    我迟疑地说:“这些都不要了?”
    管春丢给我一张明信片,说:“我和毛毛认识的时候,她在上海读大学。毛毛很喜欢你写的一段话,抄在明信片上寄给我,说这是她对我的要求。狗屁要求,我没做到,还给你。”
    我随手塞进背包。
    拖车拖着一辆废弃的派力奥,和满载的记忆走了。
    管春在烟尘飞舞的国道边,呆立了许久。
    我在想,他是不是故意载着一车回忆,开到能抵达的*远的地方,然后将它们全部放弃?
    回南京,管春拼命打理酒吧,酒吧生意开始红火,不用周末,每天也都是满客。攒一年钱重买了辆帕萨特,酒吧生意已经**稳定,就由他妹妹打理,自己没事带着狐朋狗友兜风。
    夏夜山顶,一起玩儿的朋友说,毛毛完蛋了。我瞄瞄管春,他面无表情,就壮胆问详情。朋友说,毛毛的老公在河南买地做项目,碰到骗子,没有土地证,千万投资估计打水漂,到处托人摆平这事儿。
    过段时间,我零星地了解到,毛毛的老公破产,银行开始拍卖他们家的房子。
    管春冷笑,活该。
    有天我们经过那家公寓楼,管春一脚急刹车,指着前头一辆缓缓靠边的大切诺基说:“瞧,泼妇老公的车子,大概要被法院拖走了。”
    切诺基停好,毛毛下车,很慢很慢地走开。我似乎能听见她抽泣的声音。
    管春扭头说:“安全带。”
    我下意识扣好,管春嘿嘿一笑,怒吼一声:“我操变心他大爷!”
    接着一脚油门,冲着切诺基撞了上去。
    两人没事,气囊弹到脸上,砸得我眼镜不知道飞哪儿去了。我心中一个声音在疯狂咆哮:这狗逼!这狗逼!这狗逼!老子要是死了一定到你酒吧里去闹鬼!
    行人纷纷围上。我能看到几十米开外毛毛吓白的脸,和一米内管春狰狞的脸。
    图一时痛快,管春只好卖酒吧。
    酒吧通过中介转手,整一百万,七十五万赔给毛毛。他带着剩下的二十多万,和几个搞音乐的朋友去各个城市开小型演唱会。据说都是当地文艺范儿的酒吧,开一场赔五千。
    看到这种倾家荡产的节奏,我由衷赞叹,真牛逼啊。
    我也离开南京,在北京上海各地晃悠。管春的手机永远打不通,上QQ时,看见这货偶尔在,只是简单聊几句。
    我心里一直有疑问,终于憋不住问他:“你撞车就图个爽吗?”
    管春发个装酷的表情,然后说:“她那车我知道,估计只能卖三十多万。”
    我说:“你赔她七十五万,是不是让她好歹能留点儿钱自己过日子?”
    管春没立即回复,又发个装酷的表情,半天后说:“可能吧,反正老子撞得很爽。”
    说完这孙子就下线了,留个灰色的头像。
    我突发奇想,从破破烂烂的背包里翻出那张明信片,上面写着: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这山间清晨一般明亮清爽的人,如奔赴古城道路上阳光一般的人,温暖而不炙热,覆盖我所有肌肤。由起点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一切问题的答案都很简单。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贯彻未来,数遍生命的公路牌。
    我看着窗外的北京,下雪了。
    混不下去,我两年后回南京。没一个月,大概钱花光光,管春也回了,暂时住我租的破屋子。两人看几天电视剧,突发奇想去那家酒吧看看。
    走进酒吧,基本没客人,就一个姑娘在吧台里熟练地擦酒杯。
    管春猛地停下脚步。我仔细看看,原来那个姑娘是毛毛。
    毛毛抬头,微笑着说:“怎么有空来?”
    管春转身就走,被我拉住。
    毛毛说:“你撞我车的时候,其实我已经分手了。他不肯跟我领结婚证,至于为什么,我都不想问原因。分手后,他给我一辆开了几年的大切诺基,我用你赔给我的钱,跟爸妈借了他们要替我买房子的钱,重新把这家酒吧买回来了。”
    毛毛说:“买回来也一年啦,就是没客人了。”
    管春嘴巴一直无声地开开合合,从他嘴型看,我能认出是三个字在重复:“这泼妇……”
    毛毛放下杯子,眼泪掉下来,说:“我不会做生意,你可不可以娶我?”
    管春背对毛毛,身体僵硬,我害怕他冲过去打毛毛耳光,紧紧抓住他。
    管春点了点头。
    这是我见过*隆重的点头。一厘米一厘米下去,一厘米一厘米上来,再一厘米一厘米下去,缓慢而坚定。
    管春转过身,满脸是泪,说:“毛毛,你是不是过得很辛苦?我可不可以娶你?”
    我知道旁人会无法理解。其实一段爱情,是不需要别人理解的。
    我爱你是三个字,三个字组成*复杂的一句话。
    有些人藏在心里,有些人脱口而出。也许有人曾静静看着你:可不可以等等我,等我幡然醒悟,等我明辨是非,等我说服自己,等我爬出悬崖,等我缝好胸腔来看你。
    可是全世界没有人在等。是这样的,一等,雨水将落满单行道,找不到正确的路标。一等,生命将写满错别字,看不见华美的封面。
    全世界都不知道谁在等谁。
    而管春在等毛毛。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这世界有人的爱情如山间清爽的风,有人的爱情如古城温暖的阳光。但没关系,*后是你就好。
    由起点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一切问题的答案都很简单。所以管春点点头。
    那,总会有人对你点点头,贯彻未来,数遍生命的公路牌。

本商品由文轩网旗舰店负责发货
工商执照
公司所在地 四川 成都
电话: 028-83157487